第52章 侄儿鹏飞,前来娶亲!

?热门推荐:
????噼里啪啦!

????一块块的玉石,接连不断的炸裂开来,化作满地的粉末。

????万千道乳白色的灵气,浓烈如水雾,以易尘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旋。

????刚才在天香楼的浴池之中,易尘极力克制着那种冲动。

????此时此刻,所有的压抑,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。

????就如同一个穷人饿着肚子,从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里离开。

????等他回到家里,却面对满桌的酒菜,那自然是狂吃狂喝,再也不用压抑了。

????现在的易尘,就是陷入了这种状态。

????四百斤的白玉灵石,价值连城,达到了一个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。

????可是在易尘的手里,却接二连三的变成石灰粉末,尽数化作了浓烈的灵气,被他吞噬殆尽。

????几乎每过一刻钟,破碎的白玉灵石,价值都超过上万两的银子。

????在这种疯狂而奢侈的修炼之下,易尘体内的真气在不断壮大。

????尤其是他全身的骨髓,宛若换发新生,发出了一阵阵细微鸣响。

????这种鸣响与震动,越来越大,越来越剧烈。

????隐约之间,竟然有几分雷鸣的气势。

????就如同惊蛰时分的春雷炸响,生命就此开始复苏。

????呲!

????第一股新生的血液,从骨髓的雷鸣中诞生,替换着易尘原本的血液。

????接着,是第二股、第三股、第四股……

????无数新生的血液,如同万千条细小的溪流,从山间诞生,不断汇聚成河,融通成江。

????最后,易尘的血管之中,竟然发出了好似江河奔流般的声响。

????他的血液,如大江奔涌,每一次流动,都以庞大而全新的能量,在滋养着全身的血肉、脏腑、筋骨、皮膜!

????换血!

????这是突破到了换血境。

????骨髓新生,血液置换!

????易尘的力量就如同大江大河,轰然间破开了万斤巨力的屏障。

????如同武道圣者般,以凡人之躯,掌万斤巨力!

????……

????时值四月,天气渐渐热了起来。

????中午时分,偌大的太阳高悬在天上,连街上的行人都稀稀拉拉的,没人想出门。

????在上官府的大门口,李大壮百无聊赖的躲在树荫下,拎着衣领,呼啦呼啦的给自己扇风。

????不到玉京,不知道官有多大。

????像上官府这种兵部侍郎的宅院,若是放在外面,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官,不知道多少人要过来奉承。

????哪怕在玉京城里,仰仗着当年上官大将军的余荫,上官府也京城有达官显贵往来。

????可是,自从那天唐阁老和淑妃娘娘,接连驾到,还在众人面前公然闹翻之后。

????上官府的大门,便门可罗雀了。

????李大壮连点像样的事情,都没得干,更别说捞什么油水了。

????每天只能蹲在树荫底下,喝口茶,发发呆,就等着天黑了换班。

????“请问,这里就是上官府吗?”

????一个年轻人,走过来,轻声问道。

????“你是没长眼,还是不识字啊?上面不都写着吗?”李大壮扫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????一个衣着寒酸的年轻人,身上就背了把剑,顶多也就是个什么自封的狗屁剑客,有个三脚猫功夫的。

????就这种货色,他见多了,根本就瞧不上眼。

????“我认字,也看到了上官府。我想知道,这个上官府,是不是兵部侍郎上官靖的那个上官府?”

????背剑的年轻人,不气不恼,依旧平心静气的问道。

????一副愣头青的模样!

????“你说呢?还有哪个上官府?呵呵,哪个山沟沟爬出来的穷小子,赶紧滚远点,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!”

????看到他说话客气,李大壮的脾气就更差了。

????因为如果是身份尊贵的大人物,刚才早就应该发火了,可是在他的脸上,李大壮却看不出半点怒意。

????这种原因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他根本不是什么大人物,只是个寒酸的穷小子。

????“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????年轻人展颜一笑,从背后缓缓抽出了那把剑。

????锵!

????一剑出鞘!

????森冷寒芒,如水银泄地,如彗星横空。

????空气被破开,如布帛般撕裂,那种刺耳的鸣响,简直令人头皮发麻。

????他的剑芒,划过了上官府的牌匾。

????刹那间,一斩两分。

????写着“上官府”三个大字的牌匾,半面掉落下来,重重砸在地上。

????留下的那半面,顿时就显得非常滑稽而可笑。

????你甚至,都认不出,那三个“半字”是什么字,是什么意思。

????“你……”

????看到这一幕,李大壮的脑子都快要炸开了。

????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????区区一个年轻人,一个衣着寒酸的穷小子,在问清楚眼前是兵部侍郎的府邸之后,竟然一剑,斩破了牌匾?

????这是何等嚣张的挑衅,又是何等严重的侮辱?

????李大壮在上官府的大门,当差二十年了,从未见过有人敢如此胆大包天!

????“侄儿鹏飞,前来娶亲,请上官大人出来一见!”

????唐鹏飞脚踩半面牌匾,站在上官府的大门口,骤然仰天怒吼,声震如雷。

????滚滚音浪,如潮水般扩散而出,激荡四射,传遍了整个上官府!

????“唐、唐鹏飞……”

????听到这个名字,李大壮瞬间就被吓得脸色发白,一屁股摔在了地上。

????那位传闻中的唐家英杰,大小姐的未婚夫,而且前几天刚刚被老爷当众毁约的准姑爷唐鹏飞?

????竟然,竟然是他上门寻仇来了!

????而且,一剑斩断牌匾,甚至脚踩着上官府的半面牌匾,如此肆无忌惮的怒吼。

????很显然,这位唐家的英杰,和其他任何一位唐家的子弟,都截然不同。

????根本就是有恃无恐,如狂龙过江,一点都没把什么兵部侍郎放在眼里。

????要知道,就算是他的父亲,那位当朝的户部尚书唐英德,也万万没有如此嚣张,如此霸道啊!

????唰!唰!唰!唰!

????听到如此大的动静,上官府的众多家丁,纷纷冲了出来。

????这里毕竟是上官府,是兵部侍郎的府邸,每一个家丁都身强体壮,如同精锐的士兵,受过军队的严格训练。

????“大胆狂徒,你、你竟敢如此无法无天,给我上,生死不论!”

????护卫队长看到连府邸的牌匾,都被人踩在脚下,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,招呼众人,直接就冲杀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