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七章 悔之晚矣

?热门推荐:
????第三百八十七章悔之晚矣

????至于聂夫人,她先前还曾觉得聂老夫人年纪大了,自然斗不过年纪轻轻的萧樱。至于萧雨竹,虽然跋扈,可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。虽然聂夫人在聂家人眼中是个懦弱无能的,聂老爷动辄打骂,可在下人面前,夫人架子还是端的稳稳的。这次跟了聂老夫人出面,是想要替自己挣个脸面的,只是迎上萧樱淡淡的,却没什么温度的目光,聂夫人明明想往前迈的脚步,却愣生生后退了半步。

????聂老夫人轻哼。

????她十分看不上这个儿媳妇,只因性子软好拿捏些,这些人便眼只眼睛闭只眼睛。说起来,聂家的劫数皆和这女人有关。

????那聂炫是她所生。

????身份存疑,也与她脱不开关系。

????这几年聂炫不在,这事便一直捂着,没人敢提起,可是如今因为聂炫,弄得整个聂家家无宁日,这女人如今还想当着她的面,给聂家招祸。

????聂老夫人是真的怕了萧樱。

????这次故意等在芙蓉院外,是想最后再哀求一遍。

????可看这女人的样子,不像求人,倒像是要找萧樱理论……“别给我聂家惹事,你若敢坏了大事,小心你这条小命。”聂老夫人恨恨说道。

????聂夫人面露惧意,聂老夫人这些年的积威不是做假的,她是真的害怕。

????可是……聂夫人最后还是抖着小腿上前一步,聂老夫人没来得及拦住她,面色越发的难看起来。

????萧樱像看闹剧似的,看着面前这对婆媳过招。她上下打量聂夫人,心道果然面由心生。她虽然不相信命数一说,可观聂夫人这张脸……看起来唯唯诺诺,可是眉宇间却带着阴霾之色,整个面相给人一种尖锐之色。这种女人是萧樱最反感的类型了。

????说她是恶人吧。她还偏要摆出这么一幅受了委屈的神色。说她是好人,可她连自己的儿子都背弃了。以至聂炫整个幼年都活在暗无天日的噩梦中。

????好在聂炫有几分胆识,最终愤然离家。聂炫若是一直留在聂家,便是侥幸保住小命,恐怕性子也会像聂夫人这般,唯唯诺诺偏又满腹委屈,最终成为一个疯子。

????聂夫人终究是没敢正面对上萧樱。

????只见她脚下一转,却是扑通一声跪倒在聂炫面前。

????萧樱,所有人……这变化有点让人目不暇接啊。“阿炫,你救救你弟弟,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啊。娘求求你了,你救救他,没了你弟弟,娘也不能活了。”一哭二闹三上吊,千百年来女人都没变换过的戏码。

????聂老夫人脸色变了变,可见聂夫人没有去惹萧樱。

????便按捺着没有上前。

????聂家小辈,几乎都关在牢里等候判决呢。

????两个儿子奔赴数天,也不见起色,今日更是早早去了衙门。

????聂老夫人料想今天萧樱或许也会去听审,毕竟这事关乎聂家,萧樱便是不在意聂家,聂炫好歹姓了聂,多少也要在意些吧。她倒是料想对了,可是聂炫看起来……

????“炫儿,祖母对你不起啊。当初你父亲和母亲猜忌你时,祖母未能护你周全。是祖母的不是,如今聂家到了这步田地,你便帮一帮聂家吧。”

????聂老夫人挣开搀扶的婢女,作势上前。

????萧樱给一旁的贾骏使了个眼色,贾捕头一下挡了上去。

????避免聂老夫人来个假摔,再赖上萧樱。“您老年纪大了,可要站稳了,若是摔个好歹,我家郡主也少不得被人非议几句不够敬老。”聂老夫人如意算盘被打乱,只得勉强谢过贾骏。

????贾骏一幅施恩不求报的挥挥手,再次退回到萧樱身侧。

????至于聂炫,自始至终冷着一张脸,便是聂夫人跪在他面前,他脸上神怀依旧淡淡的。

????萧樱看了聂炫一眼,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,示意贾骏上前交涉。

????贾骏心里苦哇。

????“聂夫人还是起来吧。这么跪着也不好看。知道的明白夫人是救子心切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郡主是个刻薄之人呢。夫人便是不在意自己的名声,也不能累得我家郡主被人诟病啊。”

????聂夫人只当听不到,嘤嘤的哭的伤心。

????贾骏冷脸,对不识时务的,他向来没什么耐心。

????他对聂夫人的婢女招招手,语气还算和气的吩咐道。“扶你家夫人起来,你家夫人若是执意挡路,休怪我家郡主治她个蔑视皇权之罪,那可是要砍头的。”

????婢女几乎吓得魂飞魄散,顾不得事后被聂夫人追究了,慌乱的拉扯起聂夫人。

????聂夫人大闹。哭着喊聂炫的名字,说聂炫小时候如何聪明伶俐。

????说她生次子如何艰难……

????婢女眼见着贾骏脸色阴沉,手急快眼的从衣摆扯下块料子,囫囵着塞进了聂夫人口中。“夫人您累了,奴婢扶您回院子歇息。”然后不由分说强行架着聂夫人离场。

????聂老夫人觉得手脚冰凉。

????她真真切切看了一场皇权为上。萧樱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,也根本不需要开口,便有人替她将一切料理妥当了。

????聂老夫人丝毫不怀疑,若刚才她也学着聂夫人跪上一跪,此时会和聂夫人一样。

????这时,萧樱终于缓缓抬眸看向聂老夫人。“您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?”语气十分客气,可却透着股森然冷意。

????聂老夫人木然的摇摇头。

????萧樱笑笑,抬步绕过聂老夫人,带着一众手下扬长而去。

????聂老夫人最终小腿一软,若不是身旁仆妇搀扶着,险些摔倒在地。

????“……完了,聂家完了。”

????聂家上下,连同她那两个儿子,都以为萧樱之所以收留聂炫,是把聂炫当成玩物,可是哪个玩物能得到这样的尊重。

????萧樱没有开口,一幅放任聂炫自己处理的模样。聂炫沉默,便代表着不管聂家如何,都与他无关,他全然不在意。那个高个子的冷面煞神才出面料理聂夫人。

????那样的尊重,怎么可能像大家猜测的那般,萧樱只是个贪图男色之人。

????如今萧樱带着聂炫赶往县衙……

????岂不是表示,她那几个不成气的孙儿,注定要折在聂炫手中。

????完了,聂家的气数恐怕是要尽了。